在昌平与怀来交界地带,一道长城逶迤在山脊之上。在海拔1439米的昌平最高点有座烽火台,百姓俗称“高楼”。1937年,就在这道长城周围,中国军队与日本侵略者展开了一场激战。

    原来,“七·七”事变之后,北平、天津相继沦陷。骄横的日本侵略者妄图“三个月内灭亡中国”,派出7万人的强势    兵力,配备各种火炮300多门,还有航空队、坦克队、化学兵部队参战。日军沿平绥铁路也就是京张铁路向北进攻昌平南口。南口,地处燕山山脉和华北平原交接处,北魏时称下口,北齐时称夏口。这里自古就是交通要塞,历代兵家必争之地。南口两侧有筑在高山脊背上的内外长城,山上仅有羊肠小道;北面的关沟更是名副其实的“天险”之地。这里因此成为“晋绥之前门,平绥之后门,华北之咽喉,晋西之心腹”,日军进犯南口,显然意在打通平绥线,进而控制整个华北。争夺南口控制权的这场战争,因此被称为南口战役(也称南口抗战)。

    昌平区委党史办公室党史科陈亮介绍,此时,中国方面已经准备着手组建统一全国抗战的最高领导机构,1937年8月12日(南口战役期间),国民党最高军政委员会召开会议,组建最高机构大本营。把全国共分为五个战区,南口所在的晋察绥属于第二战区。整个第二战区国土面积80万平方公里,是华北唯一的屏障,是中国军队进出的轴心,而第二战区的生命线,其实就是平绥路,平绥路的焦点就在南口。当时,国民政府颁布的《国军作战指导计划》明确指出,要以南口附近为旋回之轴、以张北万全等地为外翼。“固守南口万全,国军作战方有生机”,当时蒋介石政府是这么判断的,只要南口-赤城-沽源一线不失,日军就绝不敢冒险南下,也绝不会轻易地渡过黄河、进入中原、进窥武汉,也就休想从容地完成对中国从北而南的战略切割。为此,国民政府作出部署,命令第二战区以现有兵力固守南口,同时调第一战区三个师北上,配合第二战区作战。以汤恩伯为前敌总指挥的国民党第13军(当时是国民党中央军的精锐部队之一)等6万余人,迅速在南口及延翼摆开战场,迎击来犯之敌。 

    但是,由于内部协同作战不力,加上日方有意挑拨分化,13军在调集途中就受到阻挠,失去了抢先布防的宝贵时机,致使敌军从容集结,战争尚未正式开始,国军已先处劣势。8月2日至4日,日军飞机连续三天对南口、居庸关进行轰炸,还扬言“三日内可拿下南口”,气焰十分嚣张。8月5日,13军先头部队冒着敌机轰炸抢构工事,南口及附近村庄的群众出动大批民工帮助抢修,人们把门板、窗户拆下来御敌。敌军则在飞机对南口北山、火车站轰炸数小时后派出骑兵,中国军队凭借掩体沉着应战,一场恶战在所难免……